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性生活
李三娃复婚记(小小说)
发布时间:2019-09-04
 
李三娃复婚记(小小说)

图片来自网络


文/杨跻

震耳欲聋的爆竹声,在李三娃的新家响起。穿着崭新羽绒服的李三娃,一脸的笑容,在乡亲们的煽呼下,扭扭捏捏的伸出手,拉住站在身旁的月儿的手,一脸难为情。

韦民望着漂亮小洋楼和李三娃、月儿,这对曾经的夫妻,又重新走到了一起,脸小不由得露出了微笑。

往事像放电影似的,又一幕幕的浮现在韦民的脑海中。

韦民一驻进李家庄,就有村组干部反映李三娃的情况,有把李三娃纳入低保户的打算。韦民对于村干部的反映,没有急于表态,只是轻轻的说了声知道了,便没了下文。

韦民第二天,便找到了李三娃的家。

李三娃的家位于李家庄一组村子的中间,与东西相邻的一栋栋二层楼房相比,就像鸡立鹤群似的,显得更加低矮破旧。房顶的瓦片上长满了一丛丛野草,在寒风中瑟瑟发抖,破旧的房屋就像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,稍有外力,就会轰然倒下。韦民见李三娃家的门锁着,在门口站了一会儿,仍没有见李三娃的人,转过身准备离开。

“你找李三娃?”从李三娃家西邻家走出来的一个中年妇女问韦民。

韦民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“到学校送娃去了,还没有回来?”

“多久能回来?”

“到吃中午饭了。”

韦民哦了一声,不再说话。

中年妇女打量了韦民一眼,眼里露出了警惕目光,“你是?”

“我是派驻的第一书记。”

中年妇女说了句,“我还以为又是讨债的!那你去地里找,三娃送娃回来,就直接到地里去干活了。”说完,中年妇女用手给韦民指了指方向。

韦民在地里转了一圈,一个人影也没有见到,径直回到村部。

“韦书记,你一大早干啥去了?”值班的村支委李林生问韦民。

“没事,就在村子里转了转。”韦民说。

韦民没有找到李三娃,便向李林生打听李三娃的情况。

一提起李三娃,李林生就打开了话匣,向韦民说起了李三娃的情况。

李三娃的父亲前些年,在建筑工地上干活,从架上掉下来之后,就成了个废人,从看病到去世,欠了一屁股的外债。李三娃和妻子月儿,常常为了经济上的事,吵个不停。

有一次,李三娃打工回来,没有讨到工钱,心情本来就不好,加上月儿的责怪,长期积压在李三娃心中的怨气,便爆发了出来,李三娃动手打了月儿。月儿哭着跑回了娘家,把两个孩子扔给了李三娃。

生性固执的李三娃,不肯低头认错,也不去月儿娘家叫月儿回家。两人一直冷战了半年之久。看不到生活希望月儿,最后和李三娃办了离婚手续,独自一人外出打工。

受两个娃的拖累,李三娃没有办法外出打工,只能待在家里,既要做家务、管娃,又要务庄稼。李三娃只能利用农闲时间,打个零工,所挣的只够勉强维持生活,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偿还所欠的外债。隔三差五,就有讨债的就上门要账,李三娃愁得要死的心都有了,要不是看着两个娃还小,李三娃早都死了好几回。

后来,在韦民的多方协调下,李三娃被纳入了低保户,两个娃上学的零杂费用学校一概减免,政府每月还准时给李三娃的卡上打三百多元的低保救济款。李三娃的日常生活基本上有了保障。

在结对帮扶的干部程旭阳的鼓励下,李三娃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,憋着一股劲头,要甩掉贫困的帽子。在韦民和程旭阳的帮助下,李三娃争取到了贴息贷款五万元,建了塑料大棚,开始种植反季节蔬菜。李三娃一边管两个娃,一边在家种大棚菜……

经过三年多努力,李三娃收回了投资,也还清了外债。家里的日子一天比天好。李三娃种大棚菜来钱快,村子里的人,也开始种起了大棚菜。村子人在李三娃指导下,大棚菜的发展的比较迅猛,成了远近闻名的蔬菜基地。李三娃成了蔬菜专业合作社,社员们在李三娃的的带领下,收入一天比一天高。

有好心的人,不时给李三娃提亲,李三娃死活都不愿意见面。

邻家的嫂子看出了李三娃的心事,便从中牵线,又把两人给缀合在一起。

“韦书记,你讲两句。”李三娃的话,打断了韦民的回忆。

“没有啥好讲的,希望你带领李家庄的蔬菜专业合作社,把菜种好,把钱挣美!”韦民话音还没落,便响起了热闹的掌声。

韦民把大手一挥,“开吃!”

人群中响起了欢呼的声音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