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求婚
澳洲生活-大妈回乡偶书-儿时游戏,如数家珍
发布时间:2019-08-03
 

星期天的时候,邻居家的一对“好”回来了。男孩狗蛋儿是女儿心心念念的好朋友。两个小家伙,虽然,阔别了近半年,一见面就立即厮混到了一起。狗蛋儿为了能玩的更久,甚至央求他爸爸修改了中午即回的计划,改成了吃完晚饭再走。



他俩,先是左院子进,右院子出,跑着玩。接着,又拿起狗蛋儿的水枪,四处射着玩。最后,跑进我家,开始了Ipad时光。只见他俩,时而交头接耳,时而笑语晏晏,腿好像就在沙发上生了根,手好像就粘住了ipad, 再也不愿意到院子里玩了。


作为一个深度网瘾中毒者,大妈深知这些苹果之“毒”,是时候祭出大妈的“杀器”了。


大妈问:“你们玩过跳大馒头?”

他俩:“大馒头?还能跳?哈哈哈哈哈哈。是什么?”


一阵“狂笑”之后,他们的好奇心被成功滴勾起来了。


大妈道:“要不要一起玩跳大馒头?”

他俩:“要,要,要!”


门前,正好有一条车子无法通行的“羊肠小道”,咱们就在这个旮旯儿跳大馒头了。Yeah!


哈哈,其实,就是我们小时候常见的跳格子了,诸君兜跳过吧?好汉不提当年勇,大妈还是要提一下子的。想当年大妈可是“身轻如燕”,跳格子的一把好手,课前跳,课间跳,课后跳。


两个小家伙:女儿倒是在学校里见过格子的“芳容”,却从未亲近过。狗蛋儿压根儿见都没得见过。


不过,跳的最好的却是狗蛋儿。女儿的问题在于,她的瓦片老是掷不到目标格子中。不过,她的问题,随着她越掷越熟,很快都不是问题了。


大妈的问题就不会“不是问题了”。大妈没跳几下,就已经喘成一团儿,身上的肥肉压得膝盖直要罢工。我只好当裁判了。嘿嘿,任何时候,都要选对位置哈。


两个小家伙,越玩越开心。除了跳格子本身非常有趣,女儿向来又有“搞怪属性”,每次拿起瓦片之前,她总要撅臀放个“假P”,表示“礼炮鸣响”,狗蛋儿,每次也要撅臀对放个“假P”,表示“恭喜进阶”,然后两人哈哈笑作一团。


狗蛋儿早早跳完了所有的格子,反身也摸起来扔进了“大馒头”中的瓦片,第一个来到了游戏的第一轮终点:背身扔瓦片,扔到哪里,哪里就是他的窝,别人不可以走他的窝,必须跳过。


好吧,狗蛋儿的瓦片,稳稳滴坐到了第三格,这样一来,除了狗蛋儿,其他人碰到第三格都要跳过,再也不能落脚其间,狗蛋儿却可以双脚踩入窝中歇脚。没想到,两个小家伙要好的紧,很快,狗蛋儿就对女儿敞开了“窝”,“你可以在我的窝里歇着”。



嗨,还有这样改规则的哈?


狗蛋儿的年未满2岁的妹妹,在旁边绕来绕去,为了自己不能上场剁脚发狠,小手时不时滴去抓哥哥,意思"带我玩,带我玩,带我玩,不带我玩打招财。。。(我们小时候一边玩一边唱的童谣,意思是带我玩,不然我要捣乱。我取其大概发音哈,不知道具体内容是什么,见谅,哈哈)”


就这样,一直玩到小脸蛋通红,ipad早被抛诸脑后,水也顾不得喝了,糖也顾不得吃了,他俩也不愿意停了这个游戏。我昨天9点在写这篇草稿的时候,小家伙还在床上呼着呢,游戏玩的真累了。哈哈哈哈哈哈。


可见,苹果魅力再不可测,我们儿时的游戏更加吸引力爆棚哈。


下面,大妈乘还没有加入健忘的队伍前,赶紧滴,盘点一下大妈曾经喜欢的儿时游戏哈。


(一)跳“大馒头”格子


即上,大体规则是,瓦片掷进某格,按格子循序跳,来到某格,拿起其中的瓦片,然后跳完剩余格子,算结束一格。所有格子结束后,瓦片掷入大馒头中,跳完格子至大馒头处,反身摸到瓦片,算第一轮结束,站到第一格处,反身闭眼掷瓦片,如果能掷入某一格中,这一格归你为窝,他人不可落脚;继续循环,开跳摸瓦片。


(二)扔沙包


一个人站在中间,两个人站在两端,两端的人狠狠滴把沙包扔向中间的人,中间的人要躲开,不要被沙包打到,高手则可以抓住飞行中的沙包。(大妈,好像曾经是高手哎,说起来,好像我也不太相信自己的话了,哈哈。)



(三)抓沙包


(二)的进阶版,我们做好几个小沙包,扔起一个,抓取其他几个的同时,接住扔起的那一个;逐渐加大扔起的个数。谁的沙包先落地,谁输,下一个人继续。


(四)自制弹弓打鸟


我童年时候遇到的那群鸟,托梦对我说:我们哪里做错了?遇到你们,好好滴不喂我们些好吃的?尽用那顽皮的招数对付我们。开始,还只是对我们扔扔石子儿,后来,居然整起弹弓,想“弯弓射大雕”?可惜,我们不是大雕,你们也不是成吉思汗!


哈哈,就我们那“弯弓”?折断的树枝,取其“Y”部位,缀上牛皮筋,成”弓“了~~~



怪不得我们这帮“成吉思汗”,一只大雕也没得射到,后来,只得隔壁养鸽场偷了几只鸽子蛋,总算是和”鸟“沾上了边儿的收获。


(五)钓鱼抓虾


话说,虾确实蛮呆的。秋日大雾的早晨,我母亲只是把铅皮水桶,用绳系好,没入家门口的河中,隔两个时辰,雾尚未散去时,母亲去提回了铅皮水桶,只见满桶活蹦乱跳的虾。大妈,从此心心念念,要有样学样,可惜父母一直严防死守,没得去成那大雾中的河边。


但是,钓鱼,在表哥的教授之下,尚算像模像样。我们先挖蚯蚓,做钓饵,或者懒的时候,用香油抹面团了事,然后,只管把那钓钩抛入河中,“姜太公钓鱼,愿者上钩”,可惜,这几个“姜太公”相当没有耐心,几分钟就要拿起钓钩看一看,最后,收获当然很可怜,至今,我只在梦中喝到了我自己钓的鱼烧的鱼汤。鲜!



表哥最好的收获是一只面盆直径大的鲫鱼,带回家,我母亲非常高兴。


(六)采桑养蚕


先对我养过的蚕,致以最沉痛的哀悼!大妈,那不是养蚕,那是“谋害”蚕。



采桑叶喂蚕这活计儿,大妈干的是虎头蛇尾。只有,桑葚成熟时,大妈对桑树才是“真爱”。奶奶每次都“吓唬”大妈:桑葚都是蛇爬过的,不要吃。大妈却觉得颇好奇,每回在那桑葚旁边转来转去找蛇,却一无所获。至今,大妈不解为何奶奶要那样说,只是,这永远是个谜了,因为九十多岁的奶奶不识字,也聋了,如何和她比划询问?


(七)办家家儿


这是大妈最喜欢的游戏。我们会拔了许多草,铺在地上作“地毯”,然后用碎砖码起围墙,用树枝挖了灶膛,用贝壳(文蛤壳)挖了土作“饭”,再偷偷拔了青菜“烧”菜汤。



最成功滴一次是,在表哥的带领下,把他钓的几尾小鱼,鳞也不刮,穿在自行车的车轴上,点燃了干草,烤到外层焦黑,扒开焦皮,里面的嫩白的鱼肉,好吃到爆!


(八)大妈讲故事


小时候的大妈,在我们父母原来做老师的中学家属院里,是“儿童团团长”。如何当选?难道因为,大妈天天臂下夹着一本"少儿故事画报",很有“首长范儿”?


哈哈,其实,真正的原因是,大妈的父母是全家属院里第一个给大妈订画报的,大妈常常看故事画报以后,变得很会讲故事,对着一朵花,都能立即讲一大堆“神仙和仙女”。小伙伴们常常央求大妈讲故事,故而敬大妈为首。


大妈至今最“登峰造极”的讲故事的成就和一个有点让人后怕的故事联系在一起。


一天,大妈放学回到家,听母亲说,院子里的两个小姑娘不见了。好伙伴不见了,大妈也很是着急。傍晚的时候,两个孩子终于找到了,据说找到的时候,正在附近一公里处的农民家中吃花生呢,问:干什么跑那样远?答:找仙女去了。


大妈的脑中,轰的一声,一股血冲上来。这个仙女,可不正是那几日出自大妈之口?幸亏,大人们没有继续追查下去,幸亏,彼时拐孩子之风还没有如今之盛。大妈很是惴惴不安了一阵后,方才心安,继续“大妈说书"了。


曾有一个孩子听完故事对我母亲说:大春的眼睛里亮闪闪滴都是星星。大妈小时候的伶俐可见一般,我父母由是对我很是有一番期待,不曾想大妈却越大越呆了。不知道,我的父母是否也曾经颇伤仲永?


(九)乘凉找星星


”天阶夜色凉如水,坐看牵牛织女星。“


我们小时候哪里有天阶?只有那无垠的沙滩和家属区的小院。盛暑之时,屋子里那时候连个电风扇也么有,很是闷热难受。我母亲会燃起卷成一盘的蚊香,拖出去几个竹子的凉榻,孩子们都仰卧在塌上,一边轻摇蒲扇,一边格”天空“致知。



雾蒙蒙的银河是最好辨认的,然后是启明星,然后是北斗星。偶尔,天色特别晴朗时,还可以看见不停的动着的”星星“。看见的时候,是相当讶异的,长大,才知道原来是”人造卫星“而已。


真的,是满天星斗,我们是星光下的孩子。后来,给女儿念故事的时候,看到一个比喻,我觉得最契合我儿时的天空,”天,好像那倒扣的一口锅,烧黑的锅底,上面有无数的破隙,从隙间漏下无数的光。”


在这无数的星光里,大妈们渐渐长大了,皱纹爬上了光洁的额头,雾霾爬上了清澈的天空。


一切,都不一样了。


哦,伤感和眼泪,不要你们哦!


现在,没有了夏夜乘凉,却有了空调房的安适;没有了河畔烤鱼,却有了饭店里的佳肴;没有了“大妈说书”,却有了手机讲的故事;


时光飞逝,带走了童年,留下了进步。岁月流转,带走了青涩,留下了成熟。


一切,都很不错哈。



















相关阅读